樂彩網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網17500 > 解救自己

解救自己

時間:2019-06-12 樂彩:未知 點擊:

  周末去母親那兒。遇上了睽隔二十多年的蘇阿姨。蘇阿姨是我母親在懷寧師范的同學,畢業后兩人又做了五年的同事,蘇阿姨的丈夫在山東工作,后來她也調到山東。關于蘇阿姨,我母親的評價是,“這世上有好人,可沒見過像你蘇阿姨那樣的好人。”
  
  夕陽黃昏,兩位老人相聚。回憶,是談話的主題。她們提到了一位姓張的同事,由此引出了一段令人深思的往事。蘇阿姨邊說邊捶著胸部:“恨,我心里這個恨呀!”
  
  三十年前,蘇阿姨在山村的一座小學任教,當時學校沒有專職財會人員,蘇阿姨兼任了出納。有一年,張同事家建房,向蘇阿姨從公款中借了兩百元錢,兩百元錢在當時可是天文數字。按制度應該打個條,可蘇阿姨是個好人,總那么善解人意,既然都是同事,這條兒不打也行。
  
  事情壞就壞在蘇阿姨的善心上。到了年終算帳,蘇阿姨讓張同事還款。張同事卻指天發誓,說自己從來沒有借款。蘇阿姨當即如五雷轟頂,若是旁邊沒人攙扶就暈了過去。后來的情況是,由于沒有證據,蘇阿姨只得自認倒霉,拿出自己全部積蓄還款。蘇阿姨受了傷害,不久就去了山東。
  
  眼前的蘇阿姨,撫著滿頭白發,對我母親說:“老周,你看,我所有的頭發都是為這件事白的。想起這事,我沒有一夜能在三點之前睡著覺,我的為人你是知道的,我對他那么好,他為什么要害我呢?”
  
  除了安慰,母親還告訴蘇阿姨一件事:姓張的同事,在她調走的三年后,就因病去世了。
  
  蘇阿姨聽了這話,愣住了。沉吟許久,蘇阿姨聲音低低地說:“早知這樣,我也就不恨了,這三十年的恨白白地折磨了我。”
  
  下午談話時,蘇阿姨的口氣就變了。她說,張同事工作還是過硬的,二胡拉得不錯,毛筆字也寫得挺見功力的。就是因為孩子多,家里窮……
  
  蘇阿姨徹底寬恕了張同事。三十年的恨,將心靈綁架,得知被恨的對象早已離去,蘇阿姨發現,這種恨在二十多年前,就變得毫無意義。失眠和白發,也成為空耗的生命損失。
  
  《圣經》里有句話:“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去由他打;有人強迫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兩里……”以前覺得匪夷所思。同樣,中國的典故里有“唾面自干”的說法,也覺得甚為荒唐。但是現在,我體察出了其中的部分道理。
  
  生于紅塵,有愛有恨。那些無可奈何的恨,或許短時間內難以消彌,在未來漫長的歲月里,無須時時重溫和記起,任憑它隨落花流水淡去,留痕漸消。惟當寬容,方能解救自己那顆被綁架的心。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