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樂彩會笑話 第一好評 中篇樂彩 阿P幽默 幽默樂彩 3分鐘典藏樂彩 民間樂彩 海外樂彩 樂彩網17500 開卷樂彩 懸念樂彩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會 > 中篇樂彩 > 銀行大劫案

銀行大劫案

時間:2019-06-17 樂彩:未知 點擊:

  1。突然的爆炸聲
  
  東北的冬天,白天是很短的。2003年1月18日下午5點,沈陽已是黑夜時分。地處大東區東順城街51號的沈陽商業銀行遼沈支行第一儲蓄所,正準備打烊。
  
  他們剛剛送走了最后一個客戶,員工迅速清算好賬目,等待取款的運鈔車到來。
  
  根據銀行的慣例,當天的營業款是不在分行過夜的,必須由運鈔車運到總行金庫去。這樣做,主要是出于安全考慮。以往銀行入室盜竊搶劫案,基本都發生在夜晚。
  
  5點50分,銀行門口幾聲汽車喇叭聲響,一輛武裝押運車和一輛運款面包車,先后停下。武裝押運車也就是一輛普通的吉普車,上面跳下4個拿著長槍的經警。
  
  這幾年沈陽銀行系統不安全。
  
  兩年前的1月10日,城內東陵區泉園小區郵政儲蓄所發生搶劫案。兩名送款的員工被劫匪用槍打成重傷致殘(當時郵政儲蓄所根本沒有用經警),80萬元被搶走,此案到現在也沒有破獲!
  
  此后,經警保持高度的警惕。他們4人拿著霰彈槍,分別站在運鈔車的兩端,謹慎地四處打量。
  
  這邊,銀行內的3個職員將3袋沉重鈔票提出來,準備送到這輛面包車上。
  
  就在職員走到運鈔車邊1米的時候,冷不丁地爆炸了。“轟”一聲驚天巨響,運鈔車旁邊的自行車猛烈爆炸。一瞬間,3個銀行職員和4名經警全部被炸飛。
  
  經警劉偉和1名銀行職員當場被炸死,倒在了血泊中。經警劉雪、森賓華、趙潔和2名銀行職員被炸成重傷。運鈔車司機袁傳友,是受傷最輕的一個。惶恐中的袁傳友顧不上額頭的擦傷,急忙跳下車子。
  
  就在此時,旁邊的一輛紅色松花江微型面包車里突然跳下4個蒙面持槍歹徒。這4個歹徒有3人拿著槍,分別是2支獵槍和1支小口徑運動步槍。
  
  運鈔車司機袁傳友剛剛跳下來,就和他們迎面遇到。袁傳友不是經警,手上沒有武器,就在他措手不及的時候,其中1個歹徒毫不猶豫地舉起手中的獵槍,對準他的腦袋就是一槍!袁傳友當場死亡。
  
  其余3個歹徒迅速撿起錢袋,4人迅速上了面包車絕塵而去。
  
  爆炸、開槍、搶劫巨款和逃走,前后只用了不到3分鐘。
  
  等銀行內的職員驚恐稍定,沖出來救人的時候,歹徒早就跑得無影無蹤。
  
  “1·18案”是震驚全國的特大性銀行劫案,共造成3人死亡,5人重傷,220萬巨款被搶走。
  
  接到報警以后,沈陽市和遼寧省警方先后趕到現場。現場慘不忍睹,讓人難以置信。巨大的爆炸,將銀行所有門窗炸碎,墻上的空調被炸變形,附近幾輛自行車炸成了油條形狀。現場100多米內,到處是人體組織和四射的彈片,一塊皮膚被炸飛到街對面老邊美食城二樓餐廳的玻璃上。
  
  2。案情分析
  
  銀行劫案本來就極為惡劣,更別說死傷如此之大,還使用了炸藥和槍械。此案迅速震動了高層,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在案發后2小時,下達由公安部督辦的命令。1小時后,公安部刑偵專家登上去沈陽的列車,參加案件偵破工作。
  
  根據現場分析,歹徒是將自制炸彈裝在包里,放在銀行門口一輛自行車的后座上。這個炸彈采用無線電遙控裝置,由歹徒在幾百米外手動引爆。這說明歹徒對于爆炸物非常熟悉,還有相當的爆炸知識。現場到處都是釘鞋掌的鐵釘,根據分析是歹徒將鐵釘放在炸彈里,以加強殺傷力。
  
  現場發現1枚哈爾濱獵槍廠生產的大復牌12號獵槍子彈彈殼,就是歹徒槍殺司機時留下的。
  
  歹徒作案干凈利落,在銀行門口停留時間不到3分鐘。期間,4人一步沒有跑,說明他們心理素質非常穩定,絕非初犯。
  
  現場目擊路人柳老漢反映,歹徒駕駛1輛松花江面包車,顏色是紅色,老漢還記住了車牌號。
  
  幾小時后,群眾反映在案發現場1公里的草倉小學附近胡同里,發現了這輛松花江微型面包車。
  
  專家們對車進行勘查,發現獵槍子彈1枚、小口徑運動步槍子彈1枚,2把匕首和被割開的3個錢袋,220萬現金已經被歹徒帶走!車輛上留有明顯的大塊血跡。現場還發現了4瓶胡椒粉,大量胡椒被噴灑在車輛附近。
  
  所有東西都沒有留下指紋。
  
  歹徒可能知道,銀行也許不會用鋼制運鈔箱裝錢,而是會用普通的布制錢袋。錢袋是很脆弱的,一旦炸藥爆炸就會導致錢款被炸毀。因此歹徒減少了炸藥的量,改為放置大量的鐵釘來提高殺傷力,并不會對鈔票造成太大損壞。
  
  現在看來,歹徒只有獵槍和小口徑運動步槍,火力并不強大。因之前的銀行劫案,經警還是比較警惕的,歹徒不太容易偷襲成功。如果硬拼,4名經警手持霰彈槍,火力強大,歹徒不見得能占上風。使用遙控炸彈對歹徒比較有利,可以最大程度減少歹徒的危險。
  
  現場的血跡應該不是歹徒的,而是被搶劫車主的血。歹徒并沒有受傷,自然不會流血。
  
  根據車牌號,民警很快查到車主叫張晶陽,是于洪區翟家村的農民,37歲,以開面的為生。案發前幾個小時,18日大早,張晶陽出車以后就一去不回。他的妻子說,前天16日晚上,張晶陽跟她說:“這事兒有點怪,也許是我交上好運了。今天我拉了一個人到皇寺廣場,多給了錢不說,還留下10元錢定金,并要走了我的手機號碼,說還要用我的車。”
  
  經過血液鑒定,證明車內鮮血就是張晶陽的。以出血量估算,張晶陽恐怕早已被這群歹徒殺害。
  
  3。歹徒暴露
  
  在2001年1月10日沈陽銀行劫案中,也發現了現場遺留的胡椒粉。而在其他案件中,幾乎沒有人用胡椒粉,由此可以確認“1·18案”和2年前的“1·10案”應該是同一伙歹徒所為。
  
  沈陽市17000名民警全部上街,四處尋找線索。然而歹徒敢于多次作大案,自然不是這么容易對付的,線索并沒有出現。
  
  萬幸的是,通過高科技的通訊電話分析,發現案發時有若干手機曾經在銀行附近撥打過。經過排查,發現其中1個號碼的撥打所在比較可疑,機主有一定作案嫌疑。
  
  進行詳細調查時,發現狡猾的機主在案發后不久,就將手機丟棄。而機主購買手機時使用的身份證,也是假的。由此,線索中斷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機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