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樂彩會笑話 第一好評 中篇樂彩 阿P幽默 幽默樂彩 3分鐘典藏樂彩 民間樂彩 海外樂彩 樂彩網17500 開卷樂彩 懸念樂彩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會 > 中篇樂彩 > 斗鬼

斗鬼

時間:2019-05-23 樂彩:未知 點擊:

  1。跟蹤
  
  華州城坐落在大河南岸,是通往南北的要道。1941年的華州城,在日軍占領下,處在一片白色恐怖中。
  
  大河北岸有個渡口茶棚,這個茶棚緊挨渡口,專供路人喝茶休息等船。此時茶棚里零散地坐著十幾個路人,靠里的一張桌子上,坐著一個穿西裝的中年男子。這人體形微胖,面色白凈,一看就是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和他在一起的是兩個穿短衣的年輕人,看起來像他的下人。
  
  西裝男目光犀利,不斷地在茶棚里逡巡。他沒有四處張望,只用眼睛的余光就把茶棚里的人看了個遍。靠近茶棚外的桌子上坐著一個穿長衫,戴禮帽,年紀在四十歲上下的中年漢子。那漢子似乎在等人,一邊喝茶,一邊不時地向茶棚外張望。再里面有兩個帶孩子的婦人,聽言語像是進城走親戚。還有幾個挑擔的生意人,擔子里挑著瓜果蔬菜什么的。再有兩個農人,愁眉苦臉地坐在一張桌旁,這些人的桌上并沒有茶碗。
  
  中年人逡巡一圈后,把目光又停留在戴禮帽穿長衫的中年人身上。見那禮帽男腳上穿著一雙黑皮鞋,油光锃亮,猜測這人不是個開店的老板,就是某個高校里教書的先生。恰巧那禮帽男不經意地把目光轉了過來,西服男和他的目光一對,忙報了個微笑,禮帽男回了微笑,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就忙把目光錯開了。
  
  這時就聽旁邊兩個農人中面色較黑的說道:“這次進城不知能不能找到三?你說三這孩子,平時也不怎么淘,說是進城干苦力掙錢,這一去就沒了音訊,都好幾天了,人找都找不到。”
  
  另一個人說:“聽說劉莊老劉家的二小子也丟了,好些天也沒找到人。唉,最近這城里也管得嚴了,以前光進城要‘良民證’,現在不管出進都要‘良民證’。”
  
  “良民證”是當時老百姓的俗稱,其實就是身份證件。禮帽男聽到這里,眉頭不禁一挑,似有所思。這時從外面風風火火進來一個外穿短褂的青年,一進茶棚就勢坐到禮帽男的旁邊,在桌上拍了幾角錢大叫:“老板,來杯茶水。”
  
  老板送上茶水,那青年端起來張口就喝。誰知茶水過熱,燙的那青年一張口把茶水吐了出來。慌亂之中卻把茶水吐到了禮帽男的身上,禮帽男一下就站起了身,怒目而視。那青年慌得放下茶碗,一邊連連道歉,一邊用衣袖擦拭禮帽男身上的茶漬。
  
  禮帽男用手去推青年的手,在他的手接觸青年手的一瞬間,青年把一張紙條塞到他手里。這一動作,除了穿西服的中年人看到外,其他人并沒看到,他們看到只是青年在給禮帽男擦拭衣衫。禮帽男把紙條攥在手心,推開青年說:“得了,得了,年輕人做事總是冒冒失失。”
  
  這時輪渡來了,禮帽男整了整自己的長衫,走出茶棚,上了輪渡。那青年也不再喝茶水,轉身出了茶棚,他并沒有上輪渡,而是順路向遠處走去。西裝男向身旁的兩個青年使了個眼色,那兩個青年便起身向那青年追去。西裝男則上了輪渡,遠遠盯著禮帽男。渡船到了南岸,眾人下了輪渡,很快便到了華州城門,所有出城和進城的人都站著隊,接受檢查。
  
  值崗的有鬼子,也有偽軍。禮帽男出示了自己的證件,鬼子上下打量他一番,揮揮手讓他進去了。那幾個做生意的小販,不但驗看了身份證,擔子里的水果蔬菜也被翻了個遍,沒有發現什么最后才放行。待到西裝男時,他掏出一個綠色的小本本遞了過去,那檢查的日軍接過去一看,立馬一個立正,雙手把證件遞了回去。
  
  西裝男收了證件,遠遠望著禮帽男的身影跟了過去。禮帽男進了城,跨過幾條街,來到東大街的“回春堂”藥鋪。店里的伙計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看到禮帽男回來便迎了出來,道:“掌柜的,回來了?”
  
  禮帽男摘下禮帽,回頭四下里看了看,才點了點頭,進了藥鋪。店伙計跟在后面,臨進店,也回首四下里張望了一下,見沒有什么情況,便掛出了“今日歇業”的牌子,插上了門板。
  
  那跟蹤而來的西裝男躲在暗處,看到這些情況,嘴角上翹,露出一絲笑意,轉身離去了。伙計插上門板,問禮帽男:“老王,怎么樣?”
  
  原來“回春堂”藥鋪是我黨安插在華州城里的一個秘密聯絡點,禮帽男姓王,咱們姑且稱他王掌柜吧,伙計小名二毛,他們都是聯絡員。
  
  二毛一問,王掌柜說:“接上頭了。”他從禮帽里拿出一張空白紙條,讓二毛點了酒精燈,把紙條在燈焰上一烤,上面漸漸出現一行字:三日后來人。
  
  原來我黨有一要人要經過華州去北面的根據地,上級要求地方游擊隊和地下黨全力護送。我黨這個要人已于多日前到達了游擊隊,但華州的日軍似乎得到了情報,加強了盤查,一時半會送不過去。王掌柜去和根據地聯系,根據地說派人來接應,那情報說的就是三日后根據地會派人來。
  
  看過紙條,王掌柜在酒精燈上把紙條點燃,燒毀了。黃昏時,王掌柜離開了藥鋪,二毛住在店里。王掌柜在后街租了民房。等他到了后街,發現家里有人,心里不禁一緊。王掌柜輕手輕腳進了門,卻發現桌子上擺著飯菜,一個身影在廚房里忙活。王掌柜眉頭皺了皺,他知道那是妻子姚芳。
  
  王掌柜以前是鄉下的郎中,參加革命后一直對家人隱瞞著身份。后來因為工作需要,組織上為他在華州開了藥鋪,派了二毛協助他工作。剛開始王掌柜把妻子和孩子都接進了城,但后來為了安全,又把他們送回了鄉下,自己有時間便回去看看,沒想到妻子姚芳今天會來。
  
  姚芳聽到動靜回過身。她比王掌柜要小好幾歲,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了,也生過孩子,但身材好,臉色紅潤,少婦的風韻尤甚。王掌柜道:“姚芳,你,你怎么來了?”
  
  姚芳道:“你多久沒回去了,就不興人家來看看你?”
  
  王掌柜有點歉意,說:“最近實在是太忙,等這幾天忙過了,我就回去。今天就不說了,天晚了,明天一早你就趕快回家,這城里到處都是鬼子,萬一……”
  
  鬼子的惡行姚芳自然聽說過,當下點頭說:“人家就是來看看你,害怕惹麻煩也沒敢到店里找你,就偷偷來了這里。”
  
  姚芳把湯放到桌上說:“吃飯吧。”
  
  2。變節
  
  第二天一早,王掌柜先送姚芳出了城,回來走到一條巷子時,在一個拐角處,突然被人從后面用槍頂住了腰眼。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