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樂彩會笑話 第一好評 中篇樂彩 阿P幽默 幽默樂彩 3分鐘典藏樂彩 民間樂彩 海外樂彩 樂彩網17500 開卷樂彩 懸念樂彩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會 > 懸念樂彩 > 城南幫覆滅記

城南幫覆滅記

時間:2019-06-17 樂彩:未知 點擊:

  1。風波乍起
  
  太陽才從東方升起,年輕的刑警隊長李廷波一夜好睡后早早地披衣起床。正在庭院里澆花的李父聽到響動抬頭看了他一眼,眼中寫滿了疑惑,李廷波心中一驚,問道:“爸,這么早就回來了?出什么事了嗎?”
  
  李父扔下水壺進屋,神神秘秘地關上了門,低聲說:“我今早去公園晨練,聽傳聞說城南幫頭目陳光棍落網了,有不少人來向我打聽呢,這是怎么回事?”李廷波的臉一下子變了顏色,他一把抓住老父親的手:“你聽誰說的?”李父為難地說:“很多人都在說,流言傳來傳去的,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傳出來的?”李廷波頹然地坐倒在椅子上。李父看到他的神情,湊到他跟前問:“這么說,陳光棍真的落網了?”李廷波擰緊了眉頭,說:“奇怪,這是我們刑警隊的特級機密,怎么會傳出去呢?”深思了一會兒,他對父親說,“爸,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有什么困難你盡管說!”李父拍了拍胸膛。
  
  從刑警隊退下來后,李父一直是李廷波暗中的得力助手和參謀。人們都說青出于藍勝于藍,李父在刑警隊干了一輩子,退下來的時候不過是一個偵察科的副科長,兒子從部隊轉業到刑警隊才不過三四年,今年就升任了隊長,真是前程無量啊,可人們哪知道這背后有他父親一半的功勞。
  
  “爸,關于陳光棍落網一事,你不會怪我對你也封鎖消息吧?”
  
  李父善解人意地搖了搖頭:“我現在不是刑警隊的人了,既然是內部機密,你這樣做是對的!”
  
  “可是這消息怎么會這么快就傳了出來呢?難道我們刑警隊真的有人被城南幫收買了嗎?爸,你能不能想辦法幫我順藤摸瓜地找到消息的來源,有線索馬上通知我,我現在得趕去隊里。”
  
  陳光棍被關在刑警隊一間極少使用的房子里,這房子四壁光滑,沒有設窗,沉重的鐵門任何人憑武力都是無法開啟的,外面又設了重重防衛。為了以防萬一,陳光棍被抓獲后一直戴著特制的手銬。
  
  關于陳光棍,民間有很多關于他的傳聞,說他能飛檐走壁,夜行千里,而且還臂力過人,胳膊粗的鐵條他一擰就彎,陳光棍手下眾多,販毒、奸淫、走私,無惡不作,雖然號稱城南幫,但是勢力范圍卻覆蓋了整個古城,甚至周邊。
  
  雖然城南幫作惡多端,可是那些曾經深受城南幫勒索脅迫的老板們竟然眾口一詞地夸陳光棍是個義薄云天的好漢,沒有人愿意為刑警隊提供線索、證據。而且有內部消息說:市委認為城南幫只不過是個民間組織,對古城的治安沒有多大妨礙,在一定程度上還制止了外來勢力的侵入,故而不贊成公安局立案偵查。李廷波不得不將這項工作轉為秘密行動。饒是如此,他還是不斷受到許多莫明其妙的阻撓和壓力,好在新上任的公安局長對他的工作非常支持,李廷波對城南幫的秘密偵察才一直沒有半途而廢。
  
  2。秘密拘留
  
  由于城南幫的秘密偵查工作受到的各方阻力越來越大,李廷波作出了一項大膽的決定,所謂擒賊先擒王,先設法將陳光棍秘密扣押起來,群龍無首,自然就容易露出破綻,到時就可以將城南幫一網打盡。李廷波這樣做無疑是冒險的,萬一證據不足,到時被陳光棍反咬一口,那可得吃不了兜著走。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李廷波決定孤注一擲。為了不連累支持他工作的新局長,在沒有抓捕到陳光棍前,李廷波決定暫不將方案告訴他。
  
  經過偵察,李廷波終于得到一條線索,陳光棍對暗娼方妙妙情有獨鐘,方妙妙是個外省中專生,來古城已有多年。天鵝星賓館的經理是方妙妙的老鄉,方妙妙在那里有一個包間。趁著賓館招工,偵察科的女刑警小張混進了天鵝星賓館做客房清潔員,通過巧妙周旋,小張被調到了方妙妙客房的那一個樓層,和另一個服務員一起負責打掃客房以及隨時聽候客人差遣,為了行動方便,小張極力討好另一個服務員,臟活累活搶著干,那個服務員樂得享受,小張因此得以經常一個人出入方妙妙的客房。
  
  經過三個月的等待,機會終于來了。這一天,方妙妙扶著醉醺醺的陳光棍進入了客房。因為最近公安局放出了不再偵察城南幫的口風,陳光棍志滿意地放松了警惕,一進賓館他就把隨身的保鏢給打發走了。一番云雨之后,他便吩咐方妙妙倒水。陳光棍喜歡喝在水壺里沉淀過的白開水。以往陳光棍來之前方妙妙都會預先叫賓館備上一壺,可是因為陳光棍已經有幾個月沒來這里了,今天又來得突然,所以沒有準備,方妙妙便叫服務員送開水過來。
  
  小張急急忙忙地提了開水進去,在門口趁著無人注意,將一包特制的藥粉倒入了水壺,然后退出了客房。
  
  過了十多分鐘后,小張走到客房門口去按鈴,里面沒有動靜,她悄悄地打開客房門,閃身進了房間。過了一會兒,幾個自稱是陳光棍保鏢的人來到賓館左扶右攜地將陳光棍和方妙妙帶出房間,送上了門口停著的一輛小車開走了。
  
  3。初現端倪
  
  李廷波沒想到晚上才秘密拘捕了陳光棍,早上就走漏了風聲。他自以為行事謹慎,沒有留下一點兒蛛絲馬跡,為了不讓人起疑,小張還得繼續留在賓館上班。可誰知早上起來,卻已是滿城風雨。他心急如焚地趕到刑偵隊,才推開辦公室的門,就是一串急促的電話鈴聲,是市委的李秘書打來的,詢問的正是陳光棍的事。李秘書告訴他,市委有關領導聽到了陳光棍被抓的傳言,頗為重視。與李廷波有點交情的李秘書悄悄告訴他:陳光棍這個人物不是好惹的,要拘押他得有正當理由,千萬別讓人抓住把柄。
  
  李廷波明白,要來的躲不過。他決定正面出擊,放下電話,他即刻以陳光棍嫖娼為由,涉嫌販毒、走私、拉幫等多項罪名等待取證暫押候審寫了一份報告送上去,并馬上提審方妙妙、陳光棍。
  
  李廷波知道陳光棍這個人不好對付,便先從方妙妙身上開刀,可是審訊了半天,方妙妙最后只承認自己曾有過賣淫行為,一口咬定對陳光棍的事一無所知。對陳光棍的審訊更顯艱難,陳光棍進來就盯著李廷波說:“你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他甚至連嫖娼都不承認,口口聲聲稱方妙妙是他的未婚妻,他并不嫌棄方妙妙曾是個賣淫女,雖然方妙妙把他看作嫖客,他卻一直是真心對方妙妙的。到了最后,他竟然一副做好人的樣子放肆地對李廷波說:“只要你識相,馬上放了我,我可以交一筆罰金讓你有臺階可下,大家就當交個朋友。”
  
  審訊陷入僵局,市委又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來催問審訊結果。更令人尷尬和憤怒的是,第二天一早,市十佳企業之一的萬龍老總替陳光棍送來了大筆罰金,被李廷波嚴詞斥走后,第三天一早他又送來了有七八十個企業老總簽名蓋章的聯名擔保書,一致要求警局馬上釋放陳光棍。當李廷波把這份擔保書送到新局長手上時,局長拍案而起,大罵蠢豬。在李廷波的請求下,局里調派了大量人手逐一去和這些老總接觸,經過反復的勸說和細致耐心的思想教育,大部分人承認了受萬龍老總哀求和城南幫脅迫在擔保書上簽名蓋章的事實。
  
  李廷波以脅迫他人作偽證為由拘押了萬龍的老總,由于內部有人泄露消息,對城南幫的圍捕落了個空,只抓住了幾名無足輕重的小角色。萬龍公司的老總在審訊室一言不發,那幾個小角色更是啥也問不出來。
  
  就在案情陷入僵局之時,城南幾個放牛的小孩在一個深水潭里發現了一具被毀容的男孩的尸體。經過法醫的檢驗和高科技的手法,這個男孩的原形照片被電腦復制出來,經人指認,竟然是萬龍公司老總的寶貝兒子。
  
  李廷波馬上再次提審萬龍老總,當他得知自己的兒子已經死去的消息時,這個剛毅的男人放聲大哭,一股腦兒倒出了自己曾與陳光棍合作的幾起走私案,并且說出了城南幫綁架他兒子,要他出面為陳光棍作擔保的事情。他還透露,市里不少企業老總都或多或少受城南幫脅迫參與過走私,市委里面還有人與城南幫聯手販過毒,說到最后,萬龍老總執意要單獨跟李廷波說句話,他告訴李廷波,以前城南幫販毒走私曾經有好幾次差點被公安局破獲,可是由于陳光棍在公安內部有人給他透露消息,每次出擊都落了空。萬龍老總說,這個人在公安內部應該是屬于比較高層的,有機會接觸比較機密的信息。
  
  4。最后出擊
  
  經過艱難的聽證取證和多次秘密偵察,刑警隊終于一舉抓獲了城南幫十幾個首要人物,余下幾十個次要人物也先后相繼落網,城南幫頭目陳光棍及其他十幾個主要人物以涉嫌走私、敲詐勒索、強奸、殺人等多項罪名成立,分別被判處死刑、死緩、無期徒刑,其他一些成員也受到了相應的處罰,一時間,老百姓拍手稱快,奔走相告。
  
  但是,李廷波的心里卻并不輕松,有三個疑問依然壓在他的心頭不能解開,一個是市委里面到底誰是陳光棍的合作人,這個陳光棍到死都不肯吐露半句,第二個公安局內部的那個人到底是誰,提審了城南幫所有的人都沒一個知道,第三個,城南幫販毒差不多是婦孺皆知的事實,可是他卻一直抓不到證據。有跡象表明,陳光棍在落網前吞進了大量毒品尚未出手,可是,翻遍了城南幫大大小小幾十個窩點,也沒能找到這批毒品的下落。
  
  這天一早起來,李廷波又怔怔地坐在窗前發呆,李父悄悄地進來向他報告了他的最新發現。經過多日的偵察追蹤,他意外發現,當初有關陳光棍落網的消息來源竟然是新上任的公安局長夫人,原來公安局長當天在接到了李廷波抓獲陳光棍的消息后,將陳光棍落網的消息透露給了老婆,每天去公園晨練的局長夫人又得意地將這個消息散布了開來,公園里有城南幫的耳目,他們得知消息后就立刻行動了起來。李廷波驚呆了,他怎么也不相信一直痛恨城南幫的公安局長會與陳光棍有染。
  
  到了辦公室,負責偵察陳光棍真實出生地的刑偵隊員向他匯報了最新發現,原來,陳光棍的戶口資料幾經改變又多次整容,他的真實面目和出生地一直無從查找,在他的受審錄像在電視上公開后,終于有人在一些細節上認出了陳光棍原是他們村里出去的人。
  
  李廷波與隊員馬上趕赴幾十里外的一個小山村,經過了解得知,原來陳光棍在家是獨子,從小他母親把他當作寶貝,可是父親卻脾氣暴躁,對他非打即罵,還常常當著他的面打罵他的母親。他七歲的時候,因為受不了父親的打罵,他曾上吊自殺被村里人救下。自后多次離家出走,因此結識了社會上一大幫不良分子,中學畢業后不久,他的父親就莫明其妙地病死了,父親死后,陳光棍就出門做起了服裝生意,聽說開始老是虧本,后來不知為什么就發了,每次回來都是大把大把地花錢,再后來,他就把母親接到城里享福去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陳光棍還有一個母親住在城里!這無異給毫無頭緒的李廷波帶來了一絲曙光,可是怎樣才能找到他的母親呢?根據村民的反映,陳光棍對他的母親非常孝順,因此李廷波推測,陳光棍肯定不會讓母親知道他作案的事,他也絕對不會帶城南幫的人去看母親,因此,要從落網的人中搞到地址顯然是不可能的。可是,既然過的是刀口上討食的生活,他必然會留一條后路,把自己的母親托付給一個可靠的人照顧,可是,到哪里去找這個人呢?
  
  這天,李父詢問李廷波與女刑警小張究竟是什么關系的話點醒了李廷波。他想,陳光棍年紀這么大了,他母親一定也對他的婚事很著急,而孝順的陳光棍為了讓母親安心,肯定會騙母親說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還可能帶這個女朋友去見過他母親。李廷波想到了方妙妙,可是,與方妙妙對話的結果讓他很失望。
  
  原來,陳光棍的確讓方妙妙以女朋友的身份去見過他母親一次,可是去的時候,狡猾多疑的陳光棍蒙上了她的眼睛,直到走進院子后才扯掉,她只記得當時進去,看到他母親和一個保姆在屋里看電視。方妙妙還記得那個保姆叫小翠,帶點山西口音,言談中好像他母親還有一個干兒子,這個干兒子是個不大不小的官,中間,陳光棍的母親提議讓這個干兒子也過來一起見見方妙妙,但被陳光棍拿話支開了。李廷波派人去市內幾家保姆介紹所調查,但沒能找到叫小翠的山西人。
  
  后來他父親提醒他調查下局長,結果李廷波意外發現,局長竟然是陳光棍的初中同學,經過對局長的秘密監視,李廷波終于跟蹤找到了陳光棍的母親。為了不驚動這位無辜的老人,李廷波假稱是陳光棍和局長的朋友前去拜訪,從老人口中得知,前不久,局長提走了陳光棍放在老人屋里的一個密碼箱。
  
  情況特殊,李廷波連夜趕到省城,得到了上級的批準,組織警員即刻包圍了局長的家,經過搜查,終于找到了那箱毒品。
  
  公安局長落網了,市委一些領導的真面目也被揭開。李廷波被一串串榮譽的光環籠罩著。可是,他卻笑不出來,眉頭擰得更緊了。通過這個案子,他才真正明白,給古城人民帶來威脅和災難的,并不是城南幫,在城南幫的背后,有著許許多多更為深重的原因和背景,他不敢確認與城南幫有關的人員是否全部被揭露出來,是不是還有隱藏得更深的人員在哪個他看不見的角落?他感覺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