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樂彩會笑話 第一好評 中篇樂彩 阿P幽默 幽默樂彩 3分鐘典藏樂彩 民間樂彩 海外樂彩 樂彩網17500 開卷樂彩 懸念樂彩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會 > 懸念樂彩 > 午夜追兇

午夜追兇

時間:2019-06-17 樂彩:未知 點擊:

  1。教授之死
  
  1938年6月13日晚上8點,上海的一棟公寓里,車恒剛吃過晚飯,突然局長打來電話說剛剛發生了一宗命案。車恒是重案組組長,他迅速帶上裝備,開車來到現場。
  
  據報案的鄰居介紹,死者是一名邏輯學教授,姓高,有一個兒子,在醫院做醫生,一個養女給日本高級軍官做翻譯。車恒迅速作出分工,兩個助手和他在現場勘察,又派四人兩人一組兵分兩路查明教授兒子和養女的行蹤。
  
  車恒帶著助手黃鶯來到案發房間,教授的房門屬于正常開啟,門框、門鎖、窗戶沒有絲毫破損,甚至連手印腳印都沒有明顯的痕跡。這說明如果是他殺,兇手有可能和死者是熟人。
  
  教授趴在桌子上,太陽穴中彈,手握一把手槍,有可能是自殺,也有可能是偽造現場,這需要用有力的證據進行判斷。桌子上放著一張紙,上面寫著自殺聲明,大概意思是說自己年老多病,兒子不孝、女兒貪圖享樂做了漢奸,厭世自殺。車恒看完,緊繃的眉頭卻并沒有松弛下來。
  
  另一位助手把報案的那位鄰居大爺帶了過來。
  
  負責追蹤教授兒子高偉的警員正匯報說高偉下午五點鐘下班回家,同事們之后就沒再見到他,他家的鄰居說今天下午一直沒看到他回家。高教授的鄰居看他們在談論教授兒子,就補充說:“他兒子今天下午好像來過,我聽到他們父子倆還爭吵了兩句。”“爭什么?”黃鶯著急地問。“沒聽清楚。”老人說,“就聽高偉嗓門挺高的。”
  
  “從高偉下班地點著手,抓緊時間尋找他的行蹤!”車恒一邊發出指令,一邊繼續詢問這個知情鄰居,“他這個兒子怎樣?”老人說:“他挺斯文的,但發起脾氣來就會喪失理智,他最近經濟緊張,因為他愛人在交際場上花錢如流水。”
  
  “是不是他又向父親要錢,高教授發牢騷,惹他發了脾氣?”黃鶯接著問。鄰居說:“高偉以前當過兵,喜歡玩槍,從黑市買槍很容易。”車恒不說話,繼續到臥室搜索,保險箱的門開著,沒有暴力開鎖的痕跡,現在所有的證據都符合熟人作案的推理。
  
  不過即使這樣,車恒還是不愿相信兇手就是高偉,他有必要殺人滅口嗎?畢竟是自己的父親哪。
  
  “老教授有什么貴重的物品在保險箱里嗎?”車恒問。鄰居說:“高教授有一個珍貴的文物曾經給他看過,是一卷唐朝白樂天手寫的《金剛般若經》,那可是稀世珍寶。聽他講那是他父親在八國聯軍進軍北平時,從一個西洋人手里買來的,他準備到一個政治清明的時期再捐給政府的。我估計今天失竊的應該是那件寶物,若是他兒子的話,那可真夠狠的,不孝之子!”
  
  “這下容易破案了。”助手黃鶯說,“肯定是高偉想錢想瘋了,才會不擇手段。”車恒斜著看了她一眼,黃鶯急忙住了口。就在這時,尋找高偉的警員回來報告,說在西山的一個關帝廟里發現了高偉的尸體。車恒不由一驚,莫非有人要殺人滅口?
  
  2。命案再起
  
  警員還帶來了在高偉身上搜出來的遺書,上面說由于自己一時糊涂,誤殺了父親,搶走了寶物又被別人搶走了,后悔不已就吞槍自殺,趕向父親身邊去贖罪。
  
  又是自殺?這事太過蹊蹺。憑車恒多年的經驗判斷,兇犯冒著生命危險犯了案,一般都會血拼到底的。車恒倒吸一口冷氣,一聲不響地坐下去。他辦過二十幾年的案子了,像這么離奇的情況實在少見。
  
  “追蹤高鳳的警員呢?”車恒突然抬起頭,大聲叫嚷起來。
  
  “剛才來過了。”黃鶯說,“他們還沒有找到高鳳,沒有提供有價值的信息,所以我就沒有打攪你。”
  
  “再增援一個小分隊抓緊時間尋找高鳳的行蹤!”車恒發出了指令。
  
  “今天有沒有見他女兒來過?”車恒問那位鄰居。大爺說:“至少來過兩次,中午吃飯時來過,案發之后,你們到來之前她來過。第一次我沒看到她,但聽到過她的笑聲,她的笑聲很響,我肯定聽不錯。第二次是我在報警前先通知過她,她很快就過來了,你們來的時候她已經走了。”
  
  老人介紹說,老教授的女兒并非親生,他有一次到河南出差,在車站遇到一個棄嬰沒人照管,就抱回家養大,后來又供她到日本留學。誰知她從日本回來,就貪圖享樂,給日本軍官做了翻譯員,他們給的薪水高,老人為此以斷絕父女關系相威脅,她還是我行我素,拒不理會。
  
  這時,忽聽有人來報,負責處理高偉情況的警員發現了一輛可疑車輛,車上有一位女子相貌清秀,打扮入時。“什么車?”鄰居老人問。“一輛藍色轎車!”老人聽后,說有可能是高鳳,她剛才來這里的時候就是開了一輛藍色轎車。車恒馬上命令他們死死盯住那輛可疑車輛,不能出絲毫差錯。
  
  “高偉的交際花夫人有沒有作案的可能呢?”黃鶯突然說道,“我們好像一直沒有考慮她,也沒有跟蹤她,萬一……”
  
  是啊,車恒想,從目前的情形看,交際花作案的可能性不高,但是萬一她貪圖錢財,雇兇謀財害命呢?“趕快派兩個警員去查查那個交際花的行蹤。”車恒又發出了新的指令。
  
  雖然已經派人去追查交際花了,但車恒心里明白,主要精力還是要放在高鳳身上,首先她是重大嫌疑犯,二是因為萬一她得手,國寶流失到日本人手里,國家的損失就無法挽回了。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小分隊忽然來報說跟蹤目標失蹤了。在追蹤途中,突然從斜刺里沖出十幾輛車截住了跟蹤車輛,上面全是些嬉皮笑臉的年輕人,他們說在飆車,不小心才撞上的,后來目標車輛就不見了。
  
  車恒一下子泄了氣,他吩咐黃鶯趕快打電話向局長求助,命令所有值班巡警密切注意一輛上面有年輕女性的藍色轎車。
  
  3。追蹤嫌疑人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高鳳沒有一絲訊息,追查交際花的人說她呆在自己家里,聽到高偉的死訊,她好像并不怎么悲傷,聽到警訊后曾到現場看了一下,向警察確認了死者身份后就轉身走了。關于高教授和高偉的死,她是一問三不知。
  
  “她今天下午在干什么?”車恒問。來人回答說“:她整個下午都在北嶺花園玩樂,并且有朋友陪同,已經查證過確實如此。”
  
  十一點的鐘聲剛敲了一下,又一個消息讓車恒和身邊的人興奮起來。一個巡警報告說發現可疑車輛,并報告了行車方向,現在已經有八輛車前去追趕。
  
  車恒吩咐司機開車,他和黃鶯坐上汽車,風馳電掣般地駛向目標車輛的逃跑方向。可疑車輛逃跑的方向正是沖著日軍駐地而去的,車恒突然想到,看來她的車上真有國寶,那么她剛才失蹤那么久又是躲到哪里去了呢?
  
  車恒的汽車飛速行駛了二十多分鐘,還是沒遇到追蹤車隊,他雖然可以抄近道省去一半路程,但當他趕到交叉路口的時候,他們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司機停在十字路口,不知該往哪里走。“往日軍駐地追。”車恒說,但是車剛掉頭,從相反的方向傳來一聲槍響。“往槍響的方向追。”車恒立即讓司機掉頭。
  
  車行不久,遙遠的前方傳來了幾聲槍響,接著便是一陣“乒乒乓乓的亂槍射擊聲。”
  
  “前方不是通往法租界的方向嗎?”黃鶯突然叫了起來。是啊,車恒也有點納悶,他們為何不向日軍方向逃竄?
  
  十分鐘后,他們來到離法租界大約一百多米的地方,見高鳳被圍在警隊中間,舉起雙手,從轎車里鉆了出來。不過在她的旁邊還有一輛轎車停在那里。“國寶就在那里。”高鳳指著另一輛車說。警察打開車門,從里面抬出一具男尸,身上的血還在往外流,顯然是在剛才的槍戰中被打死的。然后在車里搜出一個皮包,打開皮包一看,果然是高教授丟失的國寶。
  
  “我是無辜的。”高鳳說,“那個男人是剛才那群人打死的,與我無關。”警察說追蹤的時候,前面有幾輛車一起逃跑,剛才的槍戰是他們自己在互相射擊,警察趕到的時候,其他車輛跑進了法租界,這個女人沒來得及跑就被包圍了。
  
  4。雙面間諜
  
  車恒在辦公室單獨面對著高鳳,他有太多的謎團需要這個女孩子給出答案。高鳳問:“與案子無關的信息你能替我保密嗎?”車恒表示可以。她喝了一口水,潤潤喉嚨,向他坦白了剛才發生的一切。
  
  原來高鳳是一個雙面間諜,她經常為日軍提供一些無足輕重的情報,同時通過自己的特殊所在為中方刺探日軍的重要情報。今天中午高教授過生日,她和高偉去祝賀,父親勸高偉放棄那位交際花太太,找個本分的姑娘好好過日子,高偉心情不好就與父親爭吵了兩句。她下午回到辦公室,無意間發現她的同事正在策劃一起搶奪國寶的行動。她急忙與一位日軍要員聯系,經過多方探尋,最終找到的線索令她十分震驚,她萬萬沒料到,這伙混蛋下手的目標竟是自己的父親。她首先想要打電話通知他,就在這時,電話先響了,那位鄰居大爺給她打電話說她父親被殺害。她回到家一看父親的保險箱被打開,根據她掌握的情報,這伙歹徒漢奸是有日本軍方背景的,一旦搶走國寶,中國警察很難對付。于是她放棄與警察的合作,向一個秘密組織“救國會”求助,她和其中的一個副會長關系密切。
  
  整個行動是由一位日本軍官策劃的,他雇用一個漢奸“冷面殺手”李彪去實施搶劫。高鳳一方面把信息通報給“救國會”,一方面迅速鎖定李彪行蹤,發現他搶劫之后并沒有直奔日軍駐地,而是奔向了西山,她就首先沖了過去。來到西山關帝廟前,正好李彪從廟里出來,看到她舉起的手槍,他乖乖地舉起了雙手。他向她坦白了一切:他知道對付這位高教授并不容易,如果來硬的,恐怕難以找到寶物,遇到反抗還有可能暴露行動。于是他就策劃了一個周密行動——先綁架他的兒子高偉,然后逼著老人寫了一份自殺遺書,并自動交出國寶。然后又來到西山關帝廟準備把高偉殺人滅口,再偽造一個自殺現場。
  
  高鳳問高偉是否已經被殺,李彪說:“還沒有,不信你去看看。”就在她一分神的時候,李彪飛起一腳把她踢倒,自己飛身鉆進汽車逃跑了。她來不及追,跌跌撞撞來到關帝廟,發現哥哥早已被殺害。
  
  這時,“救國會”的兄弟們已經按照她的吩咐來到這里,有一位兄弟認識李彪,他們就追了上去。高鳳開車走的時候,發現有警察盯上了自己,她這時不想讓警察干預此事,于是就在新一撥剛剛趕來的“救國會”兄弟的幫助下,擺脫了追蹤。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們一幫人就在努力追趕李彪,高鳳強調千萬不能讓他逃亡到日軍軍部。李彪見自己無法接近自己的目的地,又無法與主子聯系,就只好在別人的夾擊下瘋狂逃竄。
  
  后來,“救國會”同志們設了一個圈套,故意讓他向日軍軍部逃竄,但是當他跑到十字路口時發現,早已經有人把守在那里,只好向相反方向跑。相反方向正好通向法租界,“救國會”的駐地就在那里,當李彪跑到那里的時候,迎接他的就是一陣亂槍掃射。戰斗結束后,他們并不想和警察遭遇,因為那樣他們也會很麻煩,他們以前做過很多次暗殺行動,于是他們迅速逃進了法租界。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