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樂彩會笑話 第一好評 中篇樂彩 阿P幽默 幽默樂彩 3分鐘典藏樂彩 民間樂彩 海外樂彩 樂彩網17500 開卷樂彩 懸念樂彩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會 > 民間樂彩 > 天賜仙婚

天賜仙婚

時間:2019-06-13 樂彩:未知 點擊:

  入贅仙府
  
  明朝永樂年間,有位擔任鎮江鹽道史的官員名叫秦龍。這一日,他因公務前往高郵,路經一座小廟,遂進內歇息。廟正中供奉著女媧像,旁邊立著幾座侍女像。其中一座紅衣仕女像雕琢得搖曳生姿宛若西子,看得秦龍心曠神怡,直嘆道:“一生在世,若得此仙為妻,死而無憾。”話一出口,旁邊便有人大笑道:“這有何難?”
  
  說話之人叫玄遠,是云游的道士,與秦龍在路上邂逅,兩人相談甚歡,于是結伴而行。
  
  在秦龍苦求下,玄遠決定施法為其求婚。他取黃紙一張,畫符其上,令秦龍割下一綹前額毛發,連同符紙置于紅衣像前,取火焚之。而后玄遠趺坐閉目,時而念念有詞,時而側耳聆聽,過了半晌,面露喜色地道:“恭喜居士,仙子已應允,但仙子乃仙府中人,不慣凡俗生活,不知居士肯否放下繁華,入贅仙府?”秦龍毅然道:“若能與仙子廝守,俗世繁華又算什么?”玄遠大笑,對秦龍說,半月之后,仙府將派人前去秦府接應。
  
  秦龍回到家后,辭卻官職,遣散各房姨太,坐等佳音。半月光陰倏過,這天月上梢頭時分,府外突然鑼鼓喧天,笙管齊鳴。秦龍迎出門去,見門口停著數輛馬車,為首一輛駟馬金頂,透過垂簾,內中隱約顯出一人影,風姿綽約美不勝收。兩旁站著華仆,手擎彩旌。如此聲勢,早引得巷內旁鄰探首觀看,議論紛紛。
  
  見秦龍出來,一領頭模樣的青衣官袍老漢上前深深一揖,恭敬道:“這位便是姑爺吧,請上車。”
  
  秦龍大喜,遂命家仆將聘禮放于后面車輛,樂滋滋地上了金頂馬車。在旁鄰的引頸嘆觀中,車隊漸漸遠去,消逝在黑夜中。
  
  秦龍入贅仙府之事很快便沸揚全城。這日正午,鎮江府衙來了一人,自稱何良。何良乃當朝左都御史,為人剛直不阿。鎮江知府畢懋聞聽此人驟至,大吃一驚,連忙整衣迎接。
  
  落座后,何良劈頭問起秦龍之事,畢懋遂一五一十說與他聽。何良冷笑連連:“哪里來的仙神?不過雕蟲小技愚弄村姑爾。”何良透露,朝廷已接到秦龍貪污的奏報,是以派他前來調查,沒想到秦龍居然匆匆辭官,還鬧出如此奇譎之事。“此事我定查個水落石出。”
  
  何良乃雷厲風行之人,午后旋即展開調查。他傳叫了幾位目擊者,詳詢當天情形,尤其是迎親隊離開的行蹤。據目擊者說,當夜霧氣甚濃,只隱約見迎親車馬行至江邊,而后就消失了。聽聞此仙子乃江神之女,故進了江中洞府。
  
  何良怒道:“我看是借霧渡江逃逸了,秦龍祖籍哪里?”
  
  畢懋回道:“湖廣人士,祖居長沙。”
  
  何良立即派人往長沙調查。十天后,探子歸來報告,說他們剛到長沙,還未來得及進秦宅搜查,秦宅就起了一場大火,無人逃生。“據附近百姓講,宅內居住的是秦龍的胞弟秦虎,此人嗜賭成性,欠了賭坊上萬兩銀子,賭坊催債未果,盛怒之下放火。”
  
  “有人見到秦龍嗎?”
  
  “這倒沒有。”
  
  畢懋小心翼翼進言道:“何大人,依下官所知,秦龍同胞之情頗厚,他若果真回了家,必不會眼看著弟弟因欠賭債而喪命!再者,仙神之事也絕非虛無,我朝太祖之母陳氏夢神授藥,吞后誕下太祖,及產當日紅光滿室,天有五彩祥云,這亦是仙神之兆。”
  
  何良沉思了一下,吩咐畢懋派人去找那個替秦龍施法牽線的玄遠道士。畢懋有些為難:“玄遠行蹤飄忽不定,若要找尋,困難重重。”何良態度很堅決:“此人乃本案關鍵,必須找到。再者,若秦龍果是入贅仙府,那玄遠便是有通天達神之能,應薦于朝廷效命。”
  
  畢懋派出衙內半數差役在鎮江府及周邊日夜打探,過了數日,依舊消息全無。
  
  神秘女尸
  
  這天晚上,何良正欲寬衣歇息,油燈一閃,一柄小刀透過窗子釘在墻上。他大吃一驚,只見那小刀上釘著一張字條,字條上書著:欲尋玄遠,請只身速往野荒坡義莊,切勿驚動他人!
  
  什么人漏夜飛刀留書?何良素來膽大,決定前往義莊一探究竟。野荒坡義莊在城東,距離他落腳的鎮江府衙約二十里路程。他騎上一匹快馬,半炷香時間便到了地點。何良將馬拴在樹旁,點亮燈籠,邁進暗沉沉的義莊大門。
  
  黑暗之中,一個個棺材藏匿其中,如擇人而噬的野獸。何良抬高燈籠,喊道:“我已到了,閣下還不現身?”四周靜寂,無人應答。何良又喊道:“若閣下不愿現身,那我可要走了。”說完作勢要走。
  
  “咯吱”一聲,東南角一個棺材中發出輕微動靜,何良騰地轉身,只見那棺木抖動一下,棺蓋緩緩移開,從內中站出一人來。借著昏暝的燈光望去,卻是名長發紅衣女子,臉色蒼白,目光空洞。何良禁不住打了個寒戰,厲聲喝道:“呔,你是何人?”
  
  女子不語,一步一步逼近,突地伸出尖利的紅指甲向何良脖頸間劃去。何良大吃一驚,正欲閃躲,可身子竟無法動彈,頓時,一陣冰涼徹骨的刺痛從脖頸傳向周身。何良拼盡力氣,使勁往后一揚,“砰”一聲,醒轉過來,這才發覺是噩夢一場。窗紙透白,已是拂曉了。
  
  何良抹去額頭虛汗,喚丫環伺候更衣。丫環進來瞧了何良一眼,驚道:“大人,您的脖子怎么了?”
  
  何良一摸脖子,觸手濕膩,竟是血漬。怎與昨夜夢境吻合?何良疑竇叢生,召集了府內幾位差役,趕往義莊查看。果然,在東南角的棺木中找到一具紅衣女尸,瞧那容顏,儼然夢中所見。
  
  差役當中有秦龍的鄰居,頓時顫聲道:“她……她就是秦龍娶的仙子!”
  
  眾人嘩然。
  
  經仵作驗尸查證,女子是被勒住喉嚨窒息而死。想到昨夜夢境,何良不免有些害怕,莫非世間真有鬼魂?
  
  隨后接連幾日,鎮江府連降暴雨,何良被困在房內,心情煩躁。初五,天終于放晴。畢懋來報,說城外三里處山上的生壙中發現了兩具尸體。
  
  生壙乃人活著時為自己修建的墓穴,多是有錢人的作為。這座生壙甚是隱秘,若非連日大雨將墓口沖塌,估計無人尋得。眾人跳進生壙,見空蕩蕩的墓室中伏著兩具尸體。差役將第一具尸體翻轉過來,眾人大吃一驚,竟是秦龍!
  
  待第二具尸體翻轉過來時,一向見慣死人的差役們都忍不住腿抖如篩。為何?只見那死者短髯,圓臉,入鬢斜眉,赫然就是左都御史何良。一個差役喊了聲“鬼呀”,便往墓口跑去。他這一起頭,其他幾個差役也瘋了一樣爭先恐后逃竄。一時之間,生壙內只剩下何良、畢懋及地上兩具尸首。
  
  陰司差役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