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樂彩會笑話 第一好評 中篇樂彩 阿P幽默 幽默樂彩 3分鐘典藏樂彩 民間樂彩 海外樂彩 樂彩網17500 開卷樂彩 懸念樂彩
當前所在: 主頁 > 樂彩會 > 民間樂彩 > 雞戰乾清宮

雞戰乾清宮

時間:2018-11-29 樂彩:未知 點擊:

  十貝勒軟硬兼施,把京城雞王戰先生請回府上馴養斗雞,他本想借著斗雞發一筆橫財,沒承想卻卷入了一場驚天陰謀。
  
  1。雞王入府
  
  康熙年間,各種民間娛樂盛行,京城最流行的就是斗雞。上至達官貴人,下至普通百姓,都對斗雞情有獨鐘。
  
  康熙雖然不像順治那么喜歡斗雞,但也不怎么反感。康熙的兒子里,最喜歡玩斗雞的是老十。他府里有個大院子,養著上百只極品斗雞,他又從民間征集訓練斗雞的高手來馴養。
  
  有了貴族帶頭,整個京城的斗雞風氣很濃,隨處可見小斗雞攤和大斗雞館。訓練斗雞成了熱門行當,高手也輩出。而在京城中最有名的雞王,要算戰飛龍。
  
  戰飛龍是祖傳手藝,他馴養的斗雞,弱能變強,強能稱王。不過他人也傲,不愿意被人雇傭,自己在家里養了十幾只斗雞,隔些日子賣一只,就足夠全家生活。
  
  這天,一個管家模樣的人來找戰飛龍,一見面就說:“戰先生是京城雞王,我們十貝勒慕名已久,之前就曾請過先生,無奈先生不愿去,這次貝勒爺是誠心誠意請您前去,希望先生不要太固執了。”戰飛龍剛想拒絕,卻見那人拿出一樣東西,戰飛龍臉色大變,苦笑著說:“既然貝勒爺如此誠心,我也不敢再推辭了。我收拾收拾,這就隨你們去。”
  
  戰飛龍收拾好工具,交代了妻子和兒子幾句話。妻子很奇怪,這次丈夫為何會乖乖就范,戰飛龍嘆了口氣說:“天命難違,再說,欠下的債總是要還的。”
  
  到了王府,十貝勒親自擺酒席迎接戰飛龍:“戰先生,上次請你不來,這次你終于肯來了。”
  
  戰飛龍苦笑著說:“貝勒爺如此厚愛,草民愧不敢當。”
  
  十貝勒哈哈大笑:“這事也是湊巧,還是你的名氣太大,我請不到你的消息不知怎的讓太子知道了,他一時高興,就給我下了這道鈞旨,否則我還是請不動你啊!”原來,戰飛龍不敢拒絕,是因為太子下了鈞旨,那是僅次于圣旨的,別說平民,就是官員也不敢違抗。戰飛龍說:“為貝勒爺馴養斗雞,草民愿意。不過家傳之法,密不外傳,還請貝勒爺海涵。”
  
  十貝勒點頭說:“這我明白,我給你半個院子,未經你允許,誰也不能進,你盡管放心。”
  
  戰飛龍又說:“不知貝勒爺想留我到什么時候?”
  
  十貝勒想了想說:“要按我的意思,當然是永遠留在我這里才好。不過我也不強人所難,這樣吧,只要你在兩年之內,能給我馴出一百只好雞,我就用厚禮送你回家。”
  
  戰飛龍松了口氣說:“多謝貝勒爺。”從這天起,戰飛龍就待在十貝勒府了,每月的俸祿和賞銀十貝勒派人送到他家,只是不讓他離府,免得分心。
  
  這天,八王爺在王府里設宴招待老十。酒過三巡,老八問老十:“聽說太子最近幫了你一個忙?”老十“嘿嘿”一笑:“那天進宮,正看見他在玩斗雞,我隨口說他的雞太弱了,他就讓我幫他弄幾只好雞。我說要是我能請到戰飛龍給我馴雞,保證把最好的獻給他。他當時就幫我下了鈞旨。”
  
  老八沉吟一會兒,說:“他表面上是賣了個人情給你,實際上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老十說:“是啊,皇阿瑪雖然不反對他玩斗雞,但他要為這個把外人帶進宮里,可不是小事。”
  
  老八點點頭說:“也算是陰差陽錯,太子和我們一向不和,這次卻無意中幫了我們的忙。”老十喝了口酒說:“那是,現在京城各大斗雞館都由我控制的,如果能控制每一場的輸贏,咱們就再也不缺錢花了。”
  
  老八滿意地說:“私鹽和人參生意風險太高,只能偶爾為之。斗雞館是個好門路,你立功了。皇位說到底是要靠錢來爭的,有錢才有人跟著干。”
  
  2。雞王爭霸
  
  再說那戰飛龍,自從擁有了斗雞大院的一半,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在院子中間蓋起一道墻。他親自指揮工匠蓋好雞舍,里面分了好幾個屋子,然后又種樹挖坑,弄了很多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那些府里供奉的馴雞人都隔著墻偷看,卻看不明白他在搞什么名堂。
  
  戰飛龍把府里的斗雞看了一遍,對那些其他人贊不絕口的好雞也只是搖搖頭。他跑到市場上買了一群半大的雞雛,每天人們只聽見院子里的雞叫聲,卻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訓練。戰飛龍的待遇是府里最好的,時間一長,那些原來的馴雞人開始風言風語地說戰飛龍就是口氣大,是來騙吃騙喝的。
  
  十貝勒雖然不信,但也想看看戰飛龍的本事,于是讓人去請戰飛龍參加府里的雞王爭霸賽。戰飛龍推辭兩次后,十貝勒親自來找他:“戰先生,我知道你不屑與那些人爭勝,不過我希望你能露一手,也免得那些人說些閑言閑語。”戰飛龍嘆了口氣,答應了。
  
  聽說戰飛龍要應戰,其他人早就鉚足了勁,帶了最頂尖的斗雞。而戰飛龍只拿出一只雞來,這只雞看著筋骨還行,鐵青羽毛,雞嘴帶鉤,爪子長而尖利,確實是良種,就是有些瘦小,比其他斗雞小一圈。
  
  第一場比賽,是一個馴養人帶著他的大金龍上場。一般斗雞無非青、紅、白、黑四色,但這只雞天賦異稟,羽毛金黃,乃是王府第一猛雞。戰飛龍把他那只鐵青雞扔進圈內,大金龍一見對手,立刻氣勢洶洶地撲了上去,鐵青雞則顯得笨頭笨腦的,看著對手不動。大金龍跳起來,一口啄在鐵青雞的雞冠上,頓時鮮血直流,而鐵青雞仍然一動不動。大金龍又連啄兩口,鐵青雞忽然跳起來,迎著大金龍猛啄一口,正中大金龍右眼。大金龍猝不及防,頓時瞎了一只眼睛,形勢立刻逆轉,鐵青雞的嘴和爪子都十分尖銳,每一下進攻都必見血。很快,大金龍就奄奄一息地躺倒了,而鐵青雞不依不饒,猛咬猛啄,人們還沒反應過來,大金龍已經沒命了。
  
  第一場比賽成了最后一場,沒人再敢把自己的雞放下場了。十貝勒看得兩眼發亮:“戰先生真是神乎其技啊,這是最厲害的雞嗎?”戰飛龍似乎有心事,淡淡地說道:“尋常而已。”
  
  正熱鬧時,身后傳來一聲贊嘆:“尋常的雞就這么厲害?戰先生不愧是雞王啊。難怪我這兩天見到太子,他念念不忘你答應給他的斗雞呢。”
  
  十貝勒一驚,回頭一看,只見四王爺正站在人群后面看著斗雞。十貝勒知道他是太子的人,心里防備,面上卻笑嘻嘻地說:“四哥不是出京辦差了嗎?怎么回來得這么早啊。”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