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文苑 人物 社會 一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所在: 主頁 > 讀者文摘 > 人物 > 岳云鵬:命運以痛吻我,我卻播撒笑聲

岳云鵬:命運以痛吻我,我卻播撒笑聲

時間:2019-06-17 樂彩:未知 點擊:

  夸張的表情,那句口頭禪“我的天哪”,招牌歌曲《五環之歌》……岳云鵬掀起的“笑聲風暴”,以不可阻擋之勢席卷全國。他不是“星二代”,亦無超強的表演天賦。是骨子里的那份不認輸,讓他笑對命運中難以忍受之苦痛,最終登上星光璀璨的舞臺。
  
  飽嘗艱辛
  
  14歲,一個本該待在父母身邊的年齡,岳云鵬卻離開熟悉的鄉土與家人,開始了異常艱辛的“北漂”生活。歲數這么小,找工作自然是很不順利,他幾乎都快跪下去懇求別人給他一份工作了。眼看兜里的錢快花完了,終于有一家物業公司肯收留他。岳云鵬成為一名保安,工作時間從晚上10點到翌日早6點,不能睡個安穩覺。這份工作就是血氣方剛的小伙子干也不輕松,更何況他還是個孩子。可是,當他眼里閃過在地里忙活的父母的身影時,所有的苦水都立刻咽到肚子里。電話里,他說的都是好聽話:“爸,媽,我在城里很好。不僅工資高,工作也不是很辛苦。”
  
  他腳上的那雙皮鞋,是臨行前表哥送他的。岳云鵬就這么一雙鞋,晴天穿,下雨天也穿。這雙皮鞋質量真不怎么樣,僅過了3個月,鞋底就斷裂脫落了。他穿著只有鞋幫的鞋子,愣是撐了大半個月。等這雙鞋子光榮“退休”,他也沒有去商場買鞋。租住房附近有個小商品市場,他在那里買了一雙十幾元的雨鞋。“這保安真怪,怎么大晴天穿雨鞋?”幾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經過門衛室時的竊竊私語,無意中被他聽到。他心里很難受。雨鞋不透氣,那雙可憐的腳被捂得難受,才幾天就腫得像饅頭。再過半個月,腳趾全部磨破,血肉模糊。有一天晚上,保安隊長看到他在洗腳,那雙“傷痕累累”的腳引起隊長的同情。面對同意休假的善意提醒,他卻倔強地說:“沒事。”
  
  此后,岳云鵬學過電焊,干過搬運工,當過餐館服務員。做服務員時,他經歷過一件極其傷自尊心的事。因為把客人的包廂號寫錯,導致結賬時多出兩瓶啤酒的錢。那位客人那天喝多了,對他百般羞辱,各種難聽的話從耳邊掠過。他賠著笑臉,說遍了能想到的好話,卻得不到對方的原諒。當天晚上,餐館經理就讓他卷鋪蓋走人。他一分錢工資沒領到,還倒貼了358元。
  
  終于有一天,生命中的貴人自天而降,一位唱京劇的老人對他說:“你濃眉大眼,聲音洪亮,不如去學相聲吧。給你介紹一個人,郭德綱,你跟他學或許沒錯。”岳云鵬被郭德綱的表演深深吸引,但心里依舊沒底。直到半年后,才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投奔郭德綱。
  
  迎難而上
  
  初到德云社,岳云鵬只能干些掃地、搬桌子的雜活。他是個要強的人,覺得這樣下去,肯定學不到東西,哪有機會出人頭地?他找到師父郭德綱,懇求師父能教他,無論吃什么苦、受什么罪,他都愿意接受。郭德綱笑著說:“其實,你的先天條件并不好。知道我為什么把你留下嗎?”他搖搖頭,迷茫地看著師父。郭德綱說:“就因為你身上有股不服輸、不怕吃苦的精神。既然你想學真本事,那要答應我一件事。只有把家鄉口音改掉,我才會正式教你,并給你表演的機會。你能做到嗎?”他說:“能做到,一定能做到。”盡管只是黑暗中一絲微弱的光亮,畢竟讓他看到了一生的希望。初冬時分,北方大地早已被冰雪覆蓋。岳云鵬每天都冒著凜冽的寒風,站在師父家門口,拿著報紙一字一句地念。整整3個月,他徹底甩掉了河南口音。
  
  這一切,師父郭德綱都看在眼里,決定給他一次機會。
  
  沒承想上臺后,面對臺下的陌生人,岳云鵬只感覺腦中一片空白,緊張得手心直冒冷汗。一段15分鐘的《雜學唱》,他只說了3分鐘。走下臺,淚水模糊了雙眼。為了這次演出,他準備了幾個通宵,誰承想是這個結果?糟糕的首秀,讓他差點被趕出德云社。關鍵時刻,郭德綱力挺他:“還是留下這孩子吧,他一直很努力。哪怕讓他在我這里掃地,也不能讓他走。”
  
  重新回歸“掃地僧”的角色,岳云鵬也沒有沮喪,沒有任何怨言。一年多時間里,除了做好雜務,他經常在別人身后偷學技術:怎樣抖包袱、怎樣引爆觀眾的笑點……
  
  轉機終于出現了。那一次,上萬人的上海體育場,他表演了長段子《武訓傳》。走上舞臺,與觀眾的眼神相會。突然,一陣冷風沿脊椎進入后腦勺。剎那間,所有的緊張都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靈光乍現、妙語連珠。表演結束,掌聲響徹體育場,他又一次流下了淚水,只不過這次是喜極而泣。
  
  不忘初心
  
  他不再怯場,任何大場面都能駕馭自如,逐漸形成自己的表演風格,與孫越搭檔組成“岳說越賤”組合。這個組合迅速躥紅,名氣僅次于郭德綱和于謙的組合。辛酸的打工經歷,都被他改編成相聲。這些不堪回首的記憶,讓岳式相聲很真實、很接地氣,深受觀眾的喜愛。
  
  2013年7月,在德云社歐洲巡演期間,他突然接到父親去世的噩耗。怎么辦?第二天就要演出,門票早在一個月前售罄。如果這時回家,觀眾們會怎樣看他?權衡再三,他決定演完再趕回去奔喪。開演前,不知誰把這個消息泄露出去了,他剛一上臺,觀眾們就高呼他的名字,掌聲長達1分多鐘,還有人打出“力挺你、好樣的”的橫幅。他不斷低頭拭淚,嗚咽著說:“上場前,我一直在調整情緒。觀眾買票來看演出,就是要看演員開心的一面。哪怕只有一個觀眾,今天我也得上。希望父親在天之靈能理解我。”
  
  從歐洲回來,料理完父親的后事,岳云鵬突然間頓悟:演員在舞臺上最大的意義和成就感,就是給觀眾帶來笑聲和歡樂。他敬畏這方舞臺,敬畏身上的責任,這些想法,鞭策他不斷精益求精。
  
  現在,岳云鵬已經是德云社的臺柱子。不會再有人講他不適合說相聲,人們都把他當作郭德綱的接班人。艱難謀生、被人羞辱、登臺表演出盡洋相……他把所有的苦、所有的痛都嘗過了,還有理由不收獲成功的甜蜜嗎?
  
  命運一次次將岳云鵬摁倒,吻得他生疼。面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他沒有把自己淹死在埋怨和墮落中。因為他相信,只要迎接陽光的熱忱之心還未泯滅,終有一天會走出灰霾、沖破頭頂烏云,迎來嶄新的曙光。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