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彩網
文苑 人物 社會 一生 生活 文明 點滴
當前所在: 主頁 > 讀者文摘 > 一生 > 讓心出走

讓心出走

時間:2019-06-17 樂彩:未知 點擊:

  “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女教師的一封辭呈打動了多少囿于生計、無暇欣賞路上風景的心。世界的美麗豈止眼前的風光?
  
  蝸居的小屋或許溫暖安逸,可我們若不見一見大海的浪濤多么狂野,聽一聽森林中鳥兒的低語多么悅耳,撫一撫大地的奇觀多么深邃,我們將錯過多么珍貴的寶藏啊!
  
  讓心出走,走出自己熟悉的街道與家鄉,走出地域的限制。像三毛寫《撒哈拉的樂彩》,以率真的自我流浪遠方;如呂碧城擺脫家庭的束縛,以澄澈之心,譜下“民國四大才女”之一的動人傳奇;如路遙為了體驗孫少平的生活,來到礦山上與礦工們一同吃下那粗糙難咽的米飯,一同體驗礦井下潮濕而悶熱的空氣,坐在升降機邊傾聽礦工講述那些親歷過的樂彩。
  
  “我們年輕時有夢想,關于文學,關于愛情,關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全是夢破碎的聲音。”這要責怪誰呢?
  
  “如果你不出去走走,你就會以為這是全世界。”
  
  靈魂的種子無法在逼仄的墻縫里開出驚艷的花,井底的蛙無法從一指的罅隙中窺見漫天繁星。
  
  走到世界完全不同的另一極,與自己的愛人相逢,讓自己的天性釋放。如《簡·愛》中的簡,蔑視世俗的偏見,對羅切斯特發出“我們生而平等”的吶喊。只有兩個相互對等的靈魂才能組成一份完整的愛情,在簡平凡而又曲折的生命中,她為美麗的夢想而出走,為幸福而出走。讓心出走,如清少納言,走出“平安文學雙璧”之一的盛名,開日本隨筆之先河。勇敢地走出去,沖破束縛的藩籬,打破桎梏,奔向自己的目標,開拓出一個別樣的新世界。
  
  讓心出走,走出繁華忙碌而步履匆匆的都市,走到自然深處人跡罕至的寶地,讓自己的心沉靜下來,拭去浮躁與不安,成為新的自己。梭羅厭惡現代工業文明的轟鳴,走到瓦爾登湖畔的小屋,探尋自然在光陰流逝后發生的點滴隱秘而動人的變化,欣賞云卷云舒的愜意,寫下了體驗和感悟風語林吟的《瓦爾登湖》。法國作家西爾萬·泰松來到西伯利亞的荒原中,面朝湖泊和森林,注視著歲月流逝,陪伴他的只有書籍、伏特加與雪茄。在那里,樂彩尋找到了心靈的自由與寧靜。他的《在西伯利亞森林中》被譽為“逃離現世喧囂的冥想,探索孤獨精髓的旅程”。這場心的出走不是逃避,不是畏懼,而是自我沉淀的一場旅行、一場冒險。
  
  讓心出走,若你的身體到了不同的地方,眼中有了不同的景色,結識了不同的朋友,那么,你的心靈便會發出不同的感慨,思考不同的問題,做出不同的回答。你的心在經歷,在蛻變,于是你也成為破繭而出的那一只蝶。
  
  一個人一生也許只有一種命運,但也有可能不是那樣。你可以選擇一輩子把自己禁錮在原地,也可以選擇一步步走到外面的世界;盡管命運的羽毛一生只有一片,但是選擇權在你。
  
  一生的列車駛向遠方,你聽,那汽笛正在鳴響……

好評內容
熱點內容
临武两码中特正版